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乱糟糟的树先生

2019-09-30 17:10栏目:影视影评
TAG:

Hello!树先生
看了谭杰主导,王宝强主演的《Hello!树先生》,本是冲着农村题材,农村生活去的,结果看得差点抑郁死!
必须承认,这部电影,看的我头昏脑胀,好几次看一点,不想继续往下看,但不知怎么的,断断续续,出去逛了逛又回来,回来又出去,最后,还是看完了,真要命!
树先生生于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,没有文化,邋里邋遢,走路一捏一扭,嘴里叼根烟,活像一2B,整天在村里游荡,无所事事。树先生和他母亲一起生活,他有一个弟弟在城市住着,乍一看上去,比树先生要阳光的多,还有一哥,可是他哥被他老爹打死了,他老爹也死了。
树先生生活在社会底层,没有固定工作,在一个修车铺打工,可是因为技术太差,不小心弄伤了眼睛,于是被送进医院,医院后,老板收回修车铺钥匙,夺走了树先生工作。在他满心悲戚,心理压力很大情况下,竟调戏起一个喊他“叔”的护士。之前,在某大学BBS看过一个帖子,某楼主说他压力特别大时,就忍不住YY,以此来缓解压力!也许,当一个人满心痛苦时,有一件事是快乐的,他就会认为把痛苦之事和快乐之事一起运行,会减小痛苦吧。
树先生和小庄是好朋友,小庄骑摩托车不小心撞了厂长二猪的小轿车,二猪不依不挠,非要小庄赔偿,树先生欲帮助小庄解围,怎奈二猪毫不给面子,一手将树先生推搡一边去,真是刚才好歹桌面朋友,突然一下撕破脸皮,可见树先生地位之低,别人说撕脸就撕脸了。我以为树先生一定大怒,至少应该像阿Q骂一声妈妈的,可是没有,树先生低头歪脑,由此可见,他已经习惯乃至麻木了。甚至后来在别人婚礼上,二猪再次无理取闹,逼着树先生跪下,而树先生也别无他法,愤怒伤身,无奈至极,当着他人面跪向二猪,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,我倒觉得此时无时胜有时。
树先生恋爱了,他看上了城里一按摩女,那女人小梅是个聋哑人,虽然长得面目清秀,有思想有想法,可是毕竟聋哑,生活极大不便,于是,经人介绍,二人相识。树先生要生存,需要经济来源,于是他去了城里,拜见了自己儿时好友艺馨,好友艺馨已是一家私立学校校长,树先生以打扫教室为生,看见小学生课堂学习的样子,不由想起童年,于是拿着粉笔尺子在黑板上画来画去,这一幕,看的我心寒,曾聚会时,听见某同学说,多么怀念上小学的样子,那个时候大家是坐在同一个教室读书学习的。心酸之余,树先生会给小梅发信息,二人你来我往,打情骂俏,倒也让爱情的甜蜜淡化了生活屈辱的苦涩。后来,二人感情愈深,小梅就要和树先生结婚了。
准备结婚的前一天,树先生和自己弟弟打了起来,原因是弟弟没有借到他想要的婚车,弟弟显然瞧不起他这个树哥哥,于是大打出手,以至于结婚那一天,树先生满脸伤疤。当现实没有出口,只能寄希于幻想,于是,树先生开始幻想不断,他总能看到自己死去的哥哥还有父亲,甚至梦到自己哥哥带着女友在他结婚那一天唱了一首《冬天一把火》,场面滑稽,不知道要诉说什么,后来闭着眼睛时候,才明白也许树先生哥哥在世时,于树先生特别好,人在失意的时候,的确容易想起自己的至亲。只是,我不知道为什么树先生一想起他的父亲,他就分外恐惧,神经兮兮。貌似树先生的爸爸是被树先生勒死的,所以罪恶感总是浮出脑海么?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死他爸爸呢?难道是因为他爸爸吊死了他哥哥么?总之,电影混乱得很,就像树先生那杂乱的头绪,找不见那里是头。树先生娶亲那一天,我一度认为树先生已经疯了,白天的滑稽不说,也许是紧张的厉害,那晚上呢,一个壮年男人在女性主动示爱时,仍无动于衷,毫无性欲,此时,我推测,生活压力已经把树先生性欲压下去了!
结婚后的树先生越来越神秘兮兮,总能看到生灵,觉得有东西跟着他,偶尔的一次胡言乱语让大家以为树先生具有未卜先知,通天之灵,于是,树先生被人尊敬起来,真是华诞至极。人们怕的不是人,倒成了鬼神。至于鬼神可信之说,个人是不大信的,可是之前做过一个小调查,邮件回来之时,统计后,倒发现不少大学生也是持将信将疑,不可全信不可不信之态度,甚至有教授也讲过风水之说,这一点倒也令人纳闷,题外话多了。
后来,小梅离开树先生回娘家去了,因为和树先生在一起,连起码的生计也难以维持,树先生又看到了他的哥哥,哥哥要她领小梅回来,树先生说她会回来的,那个时候,他和小梅还有哥哥们一起住进城里楼房,由此可见,树先生对生活潜意识里还是充满憧憬,隐藏希望的
!片子基调低沉的要命,抑郁得慌,恨得我咬牙切齿,要是凡哥在旁边,我一定要打他两锤,以此来验证我还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,看着看着,就觉得自己跟着男主角一起行尸走肉了。后来,小梅没有回来,可是树先生又产生幻想,他看见小梅回来了,而且小梅有了自己的孩子,小梅也突然开口说话,“走,咱回家”。。。由此可见,可见树先生疯了,电影即将结束前,所有人物变得模糊不堪,给发呆的大脑又打了一记棒子。
至于该死的《Hello!树先生》,就让他死去吧!

看了两遍《Hello!树先生》,第一遍看的时候就深深的吸引了我。跟随镜头,看着树张开的胳膊,尴尬时挠着的犀利的头发,神叨叨的满脸的胡子茬,还有农村的生活,心也随之悸动。王宝强对人物的把握非常到位,就像监制贾樟柯说的,“表演的已经到了艺术家的水准”。

电影中的树先生,能看的出来,他为人不错,有“面子”,和别人没有冲突,是个好说话的老实人。有开面包车的三愣,个体户(?)高朋,下井工人小庄,省城奥数学校校长艺馨。虽然他们现在过得比树先生“充实”,现实,但是对树,还是很客气的,递烟,搭顺风车,一起喝酒,请来家里帮忙。而树先生,却生活在父亲失手勒死严打时期犯了”流氓罪”的哥哥这个痛苦的事情中,他总是能“看到”他爸爸,却从来没有梦见他哥哥。

树有一个开出租车的弟弟(小三),在树因为干活不小心(点电焊,没注意带面罩)把眼睛伤到,住院的时候,给了树1千块钱,说他怎么这么不小心。还有,树第一次去拜访自己喜欢的聋哑姑娘小梅的时候,不情愿的借了一些钱给树。树结婚的时候,拜托他借老板的好车,也因某种原因没有借来,结果打架,导致树结婚的时候完全犯迷糊。从穿新郎的衣服,接新娘,拜天地,背媳妇,入洞房,都是完全迷糊和失忆的。就像元神出窍。后来因矿业集团而搬迁的时候,把他妈妈的那一部分拆迁费也拿走了,5万块。树说,“人不能把钱看的太重”。

小庄,“瑞阳矿业”的一个下井工人,和树的关系不错。树看到他,会想起自己的哥哥,因为他们一样的年龄。从开始的时候,看到小庄,树就搭他的摩托车。晚上一起喝酒,唠嗑。后来有天小庄骑摩托车不小心滑倒,在饭店门口刮到二猪的车,二猪一伙要他陪3000块,树凑近二猪,小声的说,"给哥一个面子,他是哥非常好的一个哥们“。当然,二猪嗤之以鼻,树算什么。后来还是高朋解的围。树等他们进了饭店,帮小庄扶起摩托车,捡东西,告诉他,小心路滑。小庄出事的那天,也是树结婚后的第一天,吃饭的时候,听到了120救护车的警笛声,他知道小庄出事了。果然,矿里出事了,小庄走了。他看到小庄从救护车里下来,对他笑。这也是电影的一个转折,树开始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,成了能加会算的先生。

高朋,树的一个朋友,也帮了树不少忙。给树的朋友小庄解围;答应介绍聋哑姑娘小梅;结婚的时候请树来帮忙,二猪要凑树的时候,劝架;树结婚的时候也来帮忙。

艺馨,开着车回来参加高朋的婚礼,和树见面后,说要和他掏心窝子唠嗑。其实树是问他有没有活给他干,树被修车铺给开了,没有工作。看样子以前他们关系不错。在婚礼上,树和二猪因为二猪厂子占了树家的地,一起刚刚接新娘子下车时踩了他一脚的原因,两人闹了起来,二猪要打树,而且让他跪下。艺馨也是一直帮着树,当然,最后树还是在里屋,人少的地方,给二猪跪下了,说”刚才人多,哥不对“。后来,树跟艺馨唠嗑,说”活着真没有意思“。追新娘的时候,树没有看到艺馨,问别人才知道,艺馨走了,回省城了。树知道,给艺馨说找工作的事情,也没影了。想想此前跟艺馨说的,这么难为情才开口的找工作的事情, 一丝失落浮现在了树的脸上。树去长春找艺馨后,和艺馨一起生活。在艺馨的奥数学校帮忙。艺馨交代他,不要论窜,注意形象,要么办公室里待着,要么出去转。艺馨有外遇,和老婆吵架的时候,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,只能拉艺馨,在旁边站着。

小梅,这个青涩的聋哑姑娘,从树见她的第一眼,树就对她有感觉。托大朋的妈妈介绍,买眼镜,西装,到相亲。在长春跟艺馨的这段时间,树和小梅开始短信联系了。 从“ 当我们相视而坐的时候,那一刻是世界上最美的瞬间,就算给我个村长我也不当”,到“相思是烟,相忆是酒,你就像那烟酒,搞得我烟不离手,酒不离口“,树给小梅发短信,”戒烟戒酒,再做朋友“,小梅回短信。之后,树就回家了。去约会小梅。开始谈婚论嫁。和小梅约会的时候,树还抽烟,小梅也抽,但是被树给掐灭了,说抽烟不好。他们谈论着结婚的事情,后来,树坐到了小梅的那边,搂着小梅,非常害羞。小梅跟树回家了,要结婚了。婚后,日子过得还好,不过村子因为矿业集团采矿导致没有水了,小梅走了。是看到了艰苦的生活,还是树一直没有事情做?

二猪,仗着和村长的亲戚关系,开了工厂,占了树家的地。树的妈妈跟树抱怨,怎么不去找他说说。但树没有去,几次见面都没有说。到了高朋结婚那天,喝了点酒,才开口,却引来了二猪的为难。后来还导致树给他下跪。树结婚的时候,二猪也去了,在树的弟弟没有借到好车,打架犯了迷糊以后,二猪把自己的皇冠借给了他。二猪也在树的婚礼上帮忙。后来,树能掐会算以后,说“二猪要被收了,跟着不干净的东西”会倒霉运,树给二猪算的时候,让他给何仙姑磕头。不论总么着,二猪对树越来越客气。

树的哥哥,那个能唱能跳的青年。在树结婚犯迷糊的时候,他出现了。带着女朋友,县文工团的。在树的婚礼上边舞边唱“冬天里的一把火”。小梅走了后,树的哥哥告诉树要他把小梅接回来,不然她会“伤心的死掉”。对于哥哥的所有画面,都是他哥哥在和女朋友亲热,跳舞。这也是残留在他脑海的“流氓犯”的一部分。之前在树伤了眼睛后,对护士苹苹一直无理拉她手的举动,也可能是这个的影响。

树的爸爸,出现了几次,要么是孤寂的在原野里披着军大衣烧火;要么是在教室的门口突然吓他;在婚礼上看他;勒死他哥哥的画面;被他掐死他的画面。

树成了能掐会算的半仙,应验了三愣的话,到时候矿业集团剪裁的时候,要你去。电影的最后,分不清哪些是现实,哪些是梦幻。树的眼睛失明了,村子的人要基本搬完了,小梅挺着大肚子回来了,他们一起去为这些拆迁户建的“太阳新城”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老金沙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乱糟糟的树先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