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狂的Mike斯4,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节找答案

2019-10-24 06:31栏目:关于娱乐
TAG:

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:氮气朋克带来的性奴解放运动
文/马庆云
澳大利亚的编剧、导演乔治•米勒拍第一部《疯狂的麦克斯》的时候,中国刚改革开放。这位出生于1945年的导演,实在是老当益壮,在70岁高龄的时候,又拍摄了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。而且,毫无疑问,这部电影,是其四部系列中艺术水准最高的。
影片讲述未来世界,资源紧缺,专制君王暴虐控制饮用水等自然资源,并性奴了大量美女。一个自由革命运动,从觉醒女性的出逃开始。影片调运远胜《速度与激情》系列的车队,进行一路厮杀。最终出逃者没有找到革命绿地,只能选择杀回去,解放水源地人民。这个故事的有趣,自然在革命断然不是出逃而是就地解放上。这位澳大利亚籍的电影人,提供给我们一个崭新的故事。
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揭示出专制的两项基本要求,第一,是控制资源,第二,是洗脑武装力量,以战斗死亡为无尚荣耀。同时,影片更是以杀回去的精彩桥段设定,让电影立意更高,要选择新生活,逃亡远不是根本,远方可能没有绿地,就地解放,才是唯一出路。这一电影立意,与美国本土电影人惯用的“去远方”的探索追求截然相反。美帝本土影片,大多本处资源枯竭,那就去更远处看看。深受美国移民文化影响的米勒,为何在六十几岁的年纪上,生出如此决绝的意志来,值得研究。
当然,与此内核形成鲜明烘托的,则是电影本身的表现手法。首先,是节奏上的一路高潮。以往套路化电影讲求上半场慢热调情,中场打情骂俏,后半场发力猛攻,从而实现影迷的观影快感。而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实在像一场上来就玩命的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地厮杀,根本不顾及影迷的观影高潮快感规律。上半场便是猛攻,大汗淋漓,快感连连,中场也丝毫不做休息,持续发力,搞个梅开二度,下半场直捣黄龙,玩命深入,敢打敢干,丝毫不顾及影迷们已经快感连连。
所以说,已经有影评人评断,这是一部甩《速度与激情7》数十条长安街的电影。而在电影表现手法上,第二个更值得注意,那便是氮气朋克的机械复古风。我想用蒸汽朋克来定义这部电影在表现手法上的风格,但又觉得并不准确。该片全部机械,确实有蒸汽朋克的影像特点,但影片自身桥段强调,这些机械动力来自氮气。蒸汽朋克的“蒸汽”特征被瓦解掉,但机械朋克的特点十分明显。
这种机械朋克,带来局促死亡感。让影迷在死亡的变态美学中获得极致审美愉悦。机械朋克的主要特征,便是将现代机械扭曲化,实现死亡快感。陈丹青先生在《局部》里边说到,西方美术审美,很早便以死亡为美学主题,这个主题,在中国并不多见,只是近年来才有一些小跟风。将机械科学在外在形态与内在情绪上,向死亡美学扭曲,是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非常重要的特征之一。这种特征,是中国文化生态里边少见的,所以,大陆影迷必然在该部电影中,为之一振。
机械、追逐、死亡、丑恶、专制与暴力厮杀,构成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高潮连连的各色要素。为与这些并不“美”的外在内容和表现形式构成强烈对比,影片中出逃的性奴美女们,均具备维纳斯美学特征。内在反抗专制暴政,外在性感撩人,这实在是对丑恶美学的精彩对比形补充。
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是米勒这四部系列片中,质量最好的。它对中国电影人的意义在于,首先是,情怀上的借鉴,暴力电影,要明确为何而打,其次,在于表现手法上的“焕然一新”。我相信,国人看过,必然眼前一亮,我去,电影还可以这么拍。

在北影节找答案 70岁导演怎么拍出如此摇滚的电影

时间:2019.04.08 来源:1905电影网 “分享到:”

图片 1

1905电影网讯 《疯狂的麦克斯4:狂暴之路》上映之前,在西南偏南电影节测试放映。第二个片段放完后,到了提问环节。

第一位提问者对导演乔治·米勒说:“我是一名来自奥斯汀的独立电影人。我从小就看你的电影长大,特别受启发。我就一个问题:你到底怎么能拍出来这些的!”

说出这话的不是别人,就是已经拍出《杀人三步曲》、《罪恶之城》,而且日后还要拍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的罗伯特·罗德里格兹。

任谁第一次看到《狂暴之路》,都会不禁问出相同的问题。

图片 2

麦克斯戴着个嚼子,链条捆着动弹不得;战争男孩是不死乔的虔诚信徒,拿着“长矛”,大喊着“见证我”,狂热地跃进火海之中;生满锈的机车哐当作响,偏又满身伸出刺;车顶吊着红衣吉他手,背后是巨大的一排音箱,咣——橙色沙漠之上,开了一场重金属演唱会,只是这场演唱会的背景,是鲜血、火光。

《卫报》的评价一针见血:“精神错乱。”这是一部精神错乱的电影,非贬义,只是欲成就伟大,必先疯狂。

米勒从废土之上,建立了一个全新全异的世界。

要回答罗德里格兹的问题,最好的办法,是回顾这整个系列。

澳大利亚的汽车普及率极高,但汽车事故也频发。米勒的青少年时期,就曾因事故失去朋友。长大后他做了医生,见了更多车祸中的死伤。人与车,都太疯狂了,一部展现残酷公路的电影,对他来说势在必行。

图片 3

1979年,《疯狂的麦克斯》问世。片中机车飞驰,爆炸、撞车中血肉飞溅。痛感、愤怒充斥于片中。当时梅尔·吉布森还名不见经传,正是凭借此片,冲出了澳大利亚影业,走向了好莱坞。

那时剧组太穷,连车,都是工作人员出借的。但再穷,米勒也先保证,麦克斯的皮衣是真的。这个系列对皮革装束的兴趣,早在这里就萌芽了。

第一部《疯狂的麦克斯》,奠定了这个系列的基本框架:躁动的飙车族胡作非为,疯狂的麦克斯复仇杀敌。甚至连资源危机,也在这里有了引子。

但第一部,仍是标准的公路复仇片。第二部,米勒却完全改了主意。他将故事的发生地,设置于废土之上,梅尔·吉布森也换上了更糙更朋克的衣衫,在荒漠里复仇、历险。

图片 4

车声依然隆隆,但那些车,也已经不是第一部里,老老实实的汽车,而已经像日后第四部里的那样,长出牙齿。

反派也依然歇斯底里,但他的脑袋,已经套上了奇怪的面罩,像第四部里的不死乔,又像被挂在车头的麦克斯。

图片 5

可以说,米勒的废土美学,在《疯狂的麦克斯2》里,已经具备雏形。

到了第三部,麦克斯愈发疯狂了。这一部的反派,变成了女性,她的银白长发,已经非常类似第四部的不死乔,她的手下,也吹高了头发,穿皮靴,戴上金属配饰,打扮得宛如重金属乐队。

那就再添一把火。米勒干脆找来流行歌手蒂娜·特纳来演反派。

图片 6

《疯狂的麦克斯4:狂暴之路》里的一切,在前三部里都有迹可循,包括黄沙滚滚,翻车爆炸,皮革金属,摇滚乐现场般的车队行进,越来越突出的女性形象。

仔细看,你还能发现,第一部的反派,与第四部的不死乔,由同一个演员扮演。

图片 7

图片 8

还有更多的细节,埋伏在四部《疯狂的麦克斯》中,一点一滴地回答,乔治·米勒是怎么拍摄出足够疯狂的麦克斯。

那么,就只等影迷细细品味,四十年以来四部《疯狂的麦克斯》。

在今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,“系列饕餮”单元中,就包括这个系列,影迷们将可以在大银幕上,体验乔治·米勒数十年来一步步打造的废土世界。其中,《疯狂的麦克斯4:狂暴之路》,以IMAX形式呈现,享受更沉浸式的体验。

除《疯狂的麦克斯》外,“系列饕餮”还将展映《谍影重重》系列,让观众一次看个过瘾。而系列电影的美学变迁,也将在这样不间断的大银幕体验中,体现得更加分明。

公众号推荐:
马庆云【xuezhemaqingyun】

版权声明:本文由老金沙网址发布于关于娱乐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发狂的Mike斯4,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节找答案